登陆 | 免费注册
密码: 用户名:
新闻详情

医疗美容咨询师的现状

发表时间:2014-08-01

  

[导读] “医疗美容咨询师”正在申请成

为一种新职业,赞成者寄望“合法化”能够规范现有的医疗美容咨询师行为

,而反对者认为,穿上“马甲”的咨询师难改“推销员”本性,甚至会为“

非法行医”制造新的漏洞。

 

“医疗美容咨询师”正在申请成为一种新职业,赞成者寄望“合法化”能够

规范现有的医疗美容咨询师行为,而反对者认为,穿上“马甲”的咨询师难

改“推销员”本性,甚至会为“非法行医”制造新的漏洞。

一次由咨询师决定的手术

江晓慧(化名)在上海住了半年回到老家,那半年的记忆,被疼痛填满——每

隔几天,她就要到医院换药,每一次都要遭受钻心的疼痛。尽管接受了半年

的治疗,乳房慢性感染还是没有痊愈,她现在常常能感觉到左侧乳房隐隐作

痛。

多年前,江晓慧接受了奥美定注射隆胸手术,2006年,奥美定因为存在健康

风险,被国家药监局禁止使用,之后,很多接受奥美定注射隆胸手术的女人

,不得不将奥美定取出,江晓慧就是其中之一。

江晓慧找到广东省一家民营医疗机构,准备取出奥美定。江晓慧到医院首先

遇到的是医疗美容咨询师,听过江晓慧的要求后,咨询师告诉她,取出奥美

定后,由于乳房之前已经被撑大,如果不植入假体,乳房会像“麻袋”一样

难看。

原本没有再次植入假体打算的江晓慧,一时有些动了心,咨询师再三强调说

,假体隆胸非常安全,如果不植入假体,乳房会万分难看。一番“贴心”的

劝说后,江晓慧同意在取出奥美定的同时植入隆胸假体。

如今,江晓慧最懊悔的,就是当时听了咨询师的巧语。假体植入后不久,江

晓慧就感觉到一侧乳房又涨又痛。几个月的时间,情况越来越严重,江晓慧

到上海诊断时,医生看到的乳房,已经由于严重的炎症而肿大。

江晓慧想找当初的手术医生,但所有的事务都是咨询师安排的,她连医生的

名字都搞不清。她想找咨询师,但医院里已经没有这个人。江晓慧找到医院

负责人,负责人告诉她,这名咨询师已经离职,咨询师的所有行为由个人负

责,医院不承担任何责任。

这样的故事,时常发生。在医疗美容纠纷中,很多纠纷的起源,是医疗美容

咨询师在咨询中夸大了术后效果,或者向患者推销了多余的项目,最终引起

顾客的不满。

咨询师什么样

目前,“医疗美容咨询师”并非一个被纳入国家劳动人事部门职业大纲的正

式职业,但在各类医疗美容机构中,医疗美容咨询师大量存在,特别是民营

医疗美容医院,几乎都设置了这样一个岗位。现有的“医疗美容咨询师”,

没有统一的培训和考试,不需要任何资质条件。相反,在部分医疗美容机构

里,会“忽悠”,却是医疗美容咨询师必要的能力。

记者近期以普通咨询者的身份,体验了上海3家民营医疗美容医院。1月4日

,记者前往上海市闸北区一家民营医疗美容医院体验,一进门,就有身着制

服的女性服务人员上前接待。在记者表示希望咨询瘦脸的方法后,服务员立

即为记者安排另一名着装更加正式、年纪在30岁左右的女士咨询。

咨询师首先将记者带到独立的咨询室,咨询室的陈设除了桌上展示的隆胸假

体外,与一般企业办公室无异,墙上则挂着港台明星与医院负责人的合影。

记者咨询是否可以通过加长下巴的方法达到瘦脸的效果,咨询师回答可以,

并向记者推荐注射填充剂玻尿酸。咨询师告诉记者,玻尿酸是人体内本来就

存在的物质,因此简单安全。记者询问是否有不适合注射玻尿酸的情况,咨

询师回答,除了严重的过敏体质,绝大多数人都可以注射。

服务热线